第1章

“把她给我狠狠压住,别让她起来,剩下的人,去她房间里搜屋!”

“她院子就这么大点地方,我倒是不信,那三间金银首饰铺子的地契能凭空飞了不成!”

“都住手,住手,放开我家小姐!”一个丫鬟满眼的焦急,却被人按着,动弹不得。

刚下过一场大雨,地上积聚着几个浑浊的水塘,破败的院落地面被雨水浸透后变得泥泞不堪。

一个身形纤瘦的女子被丫鬟狠狠压着趴在地上,身上轻薄的衣衫被雨水污泥沾湿,苍白的面颊和凌乱的长发泡在泥水里,整个人显得狼狈不堪。

冰冷的积水灌入她的鼻腔中,几乎呛得她喘不过气来。

秦凌晗迷茫的大脑瞬间就清醒了起来。

秦凌晗勉强撑起被泡在泥水里的身子,剧烈地咳嗽了几声,将呛入喉间的泥水咳出来。

目光随即望向不远处指挥丫鬟肆意搜自己屋子的秦云嫣,眼神从一开始的怯懦惊惶逐渐变的冰冷起来。

前一世她似乎也是被像这样被人按在雨水中,任由秦云嫣带人将她房间内祖母留给她的地契全部抢走。

想到前世自己是如何被秦云嫣欺凌的,秦凌晗的心中升起浓烈的恨意。

天灾苟活多年,见惯了生死和人性的卑劣,如今的秦凌晗早就不再是当初那个任人欺辱的软柿子了。

她突然转身抬脚狠狠踹向压着她的丫鬟的小腿,随后趁她吃疼跌坐在地的时候,秦凌晗爬起来直接冲向秦云嫣,一把掐着她的脖子,狠狠踹在了她的腿窝上。

娇养长大的秦云嫣只觉得腿上一疼,身体一个踉跄跪爬在地上,白皙的脸蛋一下贱满了泥水。

察觉到抵住她脖子将她压在地上的人是秦凌晗,她当即尖叫起来,“秦凌晗你疯了吗?竟敢打我!我可是要嫁入侯府的人,爹爹知道一定会打死你的!”

随即她对周围的丫鬟喊道:“你们几个还傻愣着干什么!快把她给本小姐拽开!”

深知秦凌晗性子向来懦弱,是个逆来顺受的主儿。

周围几个侍女得了命令,当即上前使劲拉扯殴打秦凌晗,试图将她跟秦云嫣分开。

这些丫鬟手上用了十成十的力道,巴掌落在秦凌晗身上留下火辣辣的痛感。

秦凌晗却不躲也不避,手肘凶狠的禁锢着秦云燕的脖颈,空闲的手狠狠掐着她腰间的嫩肉,那力道大的像是准备生生扯下秦云嫣一块肉一般。

秦云嫣哪里吃过这种苦头,痛得不停哀嚎痛哭,脸上的鼻涕眼泪沾湿了她厚重的妆容,在那原本白皙的脸上糊成了一团,看着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她抬眸看向秦凌晗。

只见秦凌晗发丝散乱,乌黑的发丝散落在她的两侧。

⑿喜欢看揪灵兔写的重回天灾,我在古代囤货逃荒_第一章吗?那就记住大米小*说移动版的域名damixs.me⑿(请来大米小*说移动版*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她的神情疯狂而又凶狠,宛如地府来的恶鬼,随时要将人拉下深渊。

这样凶狠的目光,秦云嫣是第一次见到,不由得心里发怵。

秦凌晗扯着秦云嫣的长发,冷声道:“妹妹,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她们打我多狠,我就双倍全部奉还到你身上。我倒要看看,你这被娇养出来的一身好皮子,是不是跟我一样经打。”

“还有,你最好祈祷你这群侍女下手有分寸一点,如果她们不小心抓花了我的脸,她们抓我有多狠,我可是会全部奉还到妹妹你这张漂亮的脸蛋上的。”

“到时候我倒想看看,小侯爷还会不会要一个破了相的秦府庶女!”

秦云嫣一向是最在乎自己的脸的,一听说秦凌晗要对自己的脸下手,秦云嫣心中又具有怕,惊惶尖叫道:“秦凌晗,你敢!爹爹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秦凌晗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她的语气寒意逼人,宛如一条阴冷的毒蛇一样:“秦云嫣,你似乎忘了,我才是秦家嫡女!爹爹再生气难道还能杀了我不成?可妹妹你又会失去什么?”

“毕竟,与侯府定亲的,是秦家嫡女,并非妹妹本人。”秦凌晗眯起眼,慢悠悠地对秦云嫣说道。

秦云嫣听着秦凌晗充满威胁的话语,没由来的一阵心慌。

与侯府定下婚约的是秦凌晗,并不是她秦云嫣。

然而老夫人一过世,她的娘亲便仗着她爹的宠爱,花言巧语哄得她爹将她挂名在了秦凌晗过世的娘亲的名下,从而替换了亲事。

秦云嫣很清楚爹爹唯利是图的性子,一旦自己容貌受损无法嫁入侯府,爹爹届时恐怕非但不会杀了秦凌晗,反倒有可能直接让她代替自己嫁入侯府。

想到此处,秦云嫣的身子狠狠一哆嗦。

“秦凌晗,你这个疯子!”秦云嫣哭着怒骂道,但是气势到底是弱了下来。

疯子?

秦凌晗冷笑,天灾苟活几年,她确实已经疯了。

“看来你还是没认清楚形势啊。”秦凌晗微眯起眼,抓起地上的石块,就要朝着秦云嫣脸上划。

秦云嫣见她来真的,这下是真的害怕了,当即尖叫这冲周围婢女喊道:“你们都给我住手,全都退下,都退下,呜呜……”

“秦凌晗,是我错了,我给你赔礼道歉行了吧。”

“不要不要!秦凌晗你住手!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快放开我!”

“你要是敢把我的脸划花,我娘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秦云嫣正鬼哭狼嚎着,院外忽然走来两个身影。

“你们两个在家中扭打成这样,成何体统!”严肃的声音突然在院外响起。

秦凌晗看到来人后,暗暗丢掉自己手里的石头,静静起身站在了一旁。

来人正是秦远德和他的爱妾柳氏。

秦远德看着两人狼狈的样子,狠狠蹙着眉头。

柳氏看到秦云嫣凄惨的样子,大惊失色,心疼地冲上去将秦云嫣一把抱在怀里:“嫣儿?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了,究竟是谁这么狠毒,竟然对你下这么狠的手。”

言语中暗指秦凌晗狠毒。

见到两人,秦云嫣像是找到了依靠。

她爬跪到秦远德的面前,哭哭啼啼道:“爹爹,千万要为女儿做主啊!姐姐她疯了,揪着女儿就打。她,她还要毁掉女儿的脸!若不是爹爹及时赶到,女儿,女儿只怕是……”

秦云嫣哭得凄惨。

周围的丫鬟们也纷纷附和道:“是是,刚刚大小姐摁着二小姐好一顿打,还拿石头要划二小姐的脸。凶狠极了,奴婢们拉都拉不住。”

“爹,你都听到了吧!一定要好好教训……”秦云嫣说着,得意的视线看向了秦凌晗的方向,静等着看秦凌晗被父亲狠狠惩罚。

然而视线触及到不远处的秦凌晗的时候,不由得一愣,剩下的半句话顿时卡在了喉咙口,整张脸气的通红。

只见秦凌晗跌坐在不远处的泥坑里,一身的脏污。

她的袖子不知什么时候被利器撕破,纤细的手臂裸露在外,原本白皙的皮肤上新旧伤痕叠加,几道被指甲抓伤的伤口还往外冒着血珠。

秦岭韩发丝凌乱眼眶泛红的狼狈坐在地上,面色苍白的过分,一双眸子也湿漉漉的,看着格外的狼狈可怜。

和刚才疯狂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秦云嫣懵了一下,没料到秦凌晗这么能装。

“老爷,二小姐胡说八道,分明就是她们在欺负我家小姐。”丫鬟玉露跪在秦凌晗的身边,愤愤地控诉道。

与秦凌晗对比,秦云眼虽然狼狈了些,但是身上没有明显的外伤。

如此一比较,谁欺负谁就很明显了。

秦云嫣被秦凌晗演的这一出给气的够呛,恨不得当场冲上抓花秦凌晗的脸。

秦远德的眉头蹙得愈发紧了。

府里的事情,他多少也知道一些,只是他一向不喜欢这个懦弱的嫡女,所以平时只要不是做的太过分,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今日,秦云嫣竟然带着侍女将秦凌晗打成了这样。

这么多丫鬟在场,万一有嘴碎的将今日之事传了出去,他岂不是也要背上个嫡庶不分,放任庶女欺辱嫡女的名声。

秦凌晗一眼就看穿了秦远德的想法。

她努力压抑着哭腔,缓缓开口:“爹,女儿今日与妹妹起争执,也是逼不得已。”

秦远德也是知道秦凌晗那懦弱的性子,便听她继续说下去了。

秦凌晗看了秦云嫣一眼,继续说道:“妹妹今日带人前来,是要抢夺女儿手中三间铺子的地契。爹爹也知道,这三间铺子,是祖母临终之前特意交代要留给女儿当嫁妆的。”

“女儿若是就这么平白交了出去,一来愧对祖母的疼爱。二来,此事若是传出去,旁人又会如何议论爹爹?”

“女儿不想,也不敢做那等不孝之人。”

秦凌晗的话,也让秦远德不由得思考了起来。

今日若是让秦云嫣将铺子抢了去,就等于不尊老夫人的遗嘱,那他不也成了不孝之人?

秦远德一向注重自己的名声,思及此,狠狠等了秦云嫣一眼,觉得自己当真是将这个女儿宠坏了,才让她行事如此放肆,连他的名声都不放在眼里。

秦云嫣先是被秦凌晗打了一顿,又被秦远德这么瞪了一眼,一肚子的委屈,当即哭了起来。

往日里秦远德见到她这副样子,肯定会柔声安慰她。

然而今日,秦远德正在气头上,见她这样,愈发觉得秦云嫣不识相了起来。

柳氏见秦远德生气,马上挡在了替秦云嫣的面前,替她说话道:“老爷,此事不怪嫣儿。拿铺子是妾身的意思。只是妾身这么做,也是为了老爷着想啊。”

“侯府那种人家,嫣儿若是想要站稳脚跟,手里肯定是要有些傍身之物。只有笼络住的侯府,老爷才能平步青云啊。”

“妾身相信,老夫人在天有灵,为了老爷的前程,也会赞同妾身的做法的。”

柳氏说着,看向了秦凌晗:“大小姐一向明是非,自然也懂得这其中的厉害关系。”

“大小姐放心,你是府上的大小姐,府里绝不会薄待了你的。今日你让出这几间铺子给嫣儿应急,待你出嫁那日,府里一定会挑更好的补偿与你。”

柳氏不愧是秦远德最宠爱的枕边人,极会说话,三言两语便将抢铺子的事情变得冠冕堂皇了起来。

此刻她秦凌晗若是不交出铺子,就是不为秦远德的前途着想。

秦凌晗心底的讽意更甚,面上却不显。

她轻咬了咬唇,表情愈发柔弱了起来。

她的身子轻轻颤抖着,脸色苍白的像是随时就会昏倒一般:“爹爹放心。姨娘不说,这三间铺子,女儿原也是准备交还给爹爹的。女儿深知自己没有管理才能,管不好这三间铺子,与其白白糟蹋了,不如交由爹爹打理。”

“只是不曾想,还未交出去……”秦凌晗说着,视线投向了秦云嫣,轻咬着唇,泛红的眼眶里满是委屈,“女儿主动上交铺子,祖母泉下有知顶多只会怪罪女儿,可若是铺子生生被夺去,却可能会连累父亲也披上为了攀附侯府不顾遗嘱抢夺铺子的不孝名声。”

“女儿向来敬爱爹爹,也一直小心维护秦家在外的刚正之名,自然不能放任此事发生,才被迫与妹妹发生了争执,求爹爹惩罚。”

秦远德听到秦岭韩的话,当即不满的瞪了柳氏一眼,赶忙上前亲自将秦凌晗扶起来,随后狠狠瞪着秦云嫣道:“今日若不是你姐姐懂事阻拦你,你这抢夺老夫人铺子的事情一旦传出去,外面人会怎么看待咱们秦家?”

“还有,你欺辱嫡姐的事一旦外传,你自己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想到今日一事可能引发的后果,秦元德就气不打一处来,瞪着秦云嫣道:“过来跪下,好好给你姐姐赔礼道歉!”!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或者来:d#a#m#i#x#s#.b#i#z

章节目录

重回天灾,我在古代囤货逃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大米小说移动版只为原作者揪灵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揪灵兔并收藏重回天灾,我在古代囤货逃荒最新章节第二十一章